比競爭更重要的事:尋找自己的信仰

「如果我要申請Harvard MBA ,GMAT 要考多高、得什麼獎才能進去?如果我想要進高盛、麥肯錫、BCG,我要怎麼樣在眾多競爭者裡脫穎而出?如果我想要進 The Economist,念一個 LSE 的碩士會比較有幫助嗎?…… 。」

我相信你一定在某些地方,聽過或看過別人這樣問過類似的問題。這些問題都圍繞著一點:我要怎麼跟別人競爭,才能成為成功的人。

於是我們就開始跟其他潛在的競爭者,比較自己的背景、人脈、成績、外貌、專業等等,而結論通常不會是:覺得自己贏定了。而是開始產生一連串的不安全感,並想找一些證明,證明自己是有機會在競爭裡出線。

最近越來越多朋友都遇到了這樣的情況,他們都是各領域極優秀的人才,但卻活得很痛苦,每天在被淘汰的恐懼,或是在贏得短暫勝利的虛幻驕傲感之中,努力平衡自己。

跟他們深談過好幾次後,認為那個痛苦的根源出在「競爭」。競爭是激勵自己的好動力,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,那個競爭的對象不應該是外,而是你自己。

如果在一個短暫且未知的人生裡,對自己的價值、信仰、使命還處在一個朦朧不清的狀態時,不斷地往競爭裡鑽,想要勝利者的光環、想要在你的領域幹掉其他人,變成最拔尖的那個人,其實是很危險的。因為你終究要面對那個價值信仰不夠堅固的自己,面對你不知為何而活、為何而競爭的疑惑。

這就是我認為尋找自己的價值信仰,遠比培養競爭力更重要。

當你找到了你的價值信仰,你才能真正在你追求人生目標的道路上,真正呼吸自由的空氣,因為你知道你每天醒來是為了什麼而活著,而不是追求競爭(除非你的價值信仰就是與別人競爭)。

當你是一個有信仰的人,你依舊還是有可能會是一個 Harvard MBA、一個高盛金融家、一個 Google 工程師,或是一個在路邊賣畫的窮藝術家。但你不會在這些頭銜跟光環上,去可憐或是為自己感到驕傲,因為你在乎的是你做的事、目標,不是競爭框架下無謂的比較。你是為了一個比那些光環和競爭更深層的意義在奮鬥著。

而你有一天會發現,最後源源不斷地推著你邁向領域裡最頂尖的那個動力,並不是競爭意識,而是你深深地認識了自已。

© Allen.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