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體的潰爛

世代是指具有相同的出生年代及成長背景(包含行為模式)的特定人群,其背景跟當代的社會、教育、政治、經濟、價值觀有很大的關係。而在世代傳承、交替的過程,每個當代的主流評論都會感染類似「過往的美好」「一代不如一代」的懷舊氛圍。

隨著英國農業革命、三次工業革命和當代訊息技術的發展,人類的資訊演化、社會、教育、政經結構在過去三百多年有驚人的變革,而且除舊翻新的速度和方式越來越不可預測。各時代洪流中遺留下未沖刷乾淨的社會灰燼,與不斷積累的資本遺毒,其實依舊附著在之後的每個世代。 但當代的主流文化魂魄是突變的資本主義,社會讚賞掠奪、享受金錢與權力,人性的美好變成權力者的裝飾物。我們在其中享受,其實很難不去看輕所處結構下的弱者,和我們創造出來那些的灰燼。我們很容易認為上個世代是最優秀的黃金時代,因為我們在其中活過,形塑我們生命經驗和意識的,是那些苦的故事,而下一代剩下的只有享樂,享受「我們打造出的」世界:

「每個當代人都是辛苦的創造者,下一代只是繼承者。」

但事實是,每個時代出生的孩子都是苦的,每個世代繼承的苦,都不是前後世代可以完全體會; 每個世代繼承的苦,不是為了傳染給下一代,是為了邁向沒有苦的世界。但事實上每個時代的中堅份子,都認為留下一些「成功之必要的」爛攤子給下一代的年輕人解決,是可接受的。

於是在每個個人往金字塔頂端爬去時,我們創造出整個商業世界,為了短期的龐大利益,犧牲長期環境和社會的資本達到目的,早已是大家心中可接受的個人成功必經之犧牲。我們在每個時代的龐大利益母體裡長大,被教導成為個人成功的生存者(掠奪者),忽視母體中不同時代產生的潰爛,反正我們也活不到應該動手術的那個時刻了。

每個世代的小孩,都不該繼承上個世代的遺毒和灰燼,每個世代的長者,都不該害怕無法複製自己的世代下去。而每個世代的每個人,都該一起重新發明正確的社會,並且期待自己參與設計的世界,不斷地被重新發明。我們都繼承了世界不同時代的不完美,但因為一起努力翻修那些痛苦,人類可以往完整的方向邁進。

© Allen.RSS